成版人性视频app菠萝全集

未分类
2021年6月9日

“安森安森,没死吧没死就醒醒”

急促的男声在耳畔响起,还附带“啪啪啪”的叫醒服务。

感受着有些肿胀的刺痛感,安森猛地睁开眼睛,努力将目光聚焦在身边的人影上表情慌张的科尔多利安单膝跪地,右手对准自己的面颊高高举起。

怪不得自己的脸这么疼,话说这种时候叫醒昏迷的人不应该是人工呼算了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躺倒在地的安森朝次等审判官微微颔首,示意对方没事。

“太好了”

科尔多利安面色一喜,赶紧双手搀扶着将安森抱起,半平躺着靠在墙边,嘴里还在说个不停:“我就知道你没事你可差点儿把我们给吓坏了,但塞拉说她听见你还有呼吸,就让我赶紧过来把你先弄醒”

靠在墙上的安森抬起头,耳边是次等审判官的滔滔不绝,还有些模糊的视线扫向周围,原本还算空荡荡的房间内挤满了面色各异的人们,部都是求真修会的审判官们。

人群之中他还看见了同样在默默望着自己的塞拉维吉尔面色苍白的女审判官坐在一张轮椅上,胸口缠满了绷带。

所以为什么叫醒自己的不是她,而是这个废话特别多的次等审判官

再次叹了口气,面无表情的安森看向还在说个没完的科尔:

“情况怎么样了”

“黑法师死了”

长发气质清纯美女面若桃李写真图片

科尔多利安欢快道,完没有注意到安森的表情:

“塞拉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生命迹象消失的痕迹,非常清晰非常完整,基本可以确定无误黑法师,或者说梅斯霍纳德教授还有他的学徒布洛恩,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的中校大人你可太了不起了就在我知道梅斯霍纳德居然是亵渎法师的时候,差点儿以为这次我们都得光荣牺牲了,我连遗属都想好了结果居然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安森的表情微变。

不会错的自己昏迷前的的确确看到那抔灰烬中,有某个动心活了过来。

那时的梅斯霍纳德教授,并没有彻底死去。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梅斯霍纳德跑了,还是说另有幕后黑手又为什么会放过自己

不解的安森目光瞥向塞拉维吉尔,面无血色的女审判官朝他轻轻颔首示意,心领神会的安森表情旋即恢复了原状,继续问下一个问题:

“外面的情况呢”

“暴动已经结束了。”次等审判官轻笑道:

“差不多就是塞拉告诉我们黑法师已经死了的时候,围攻克罗维大教堂的暴徒们不知道怎么就溃散了,紧接着那帮趁火打劫的也跟在后面跑了;两个连的散兵冲出去,跟在溃逃的暴徒后面收复了整个红砖街。”

那是因为梅斯霍纳德教授死了,他对那些暴徒们的催眠自然也就结束了安森默默在心底道。

“围攻奥斯特利亚宫的一帮人,貌似和卡洛斯二世陛下还有枢密院达成了某个条件,听说是那位了不起的小说家办到的。”

“详细的我也不了解,但我只知道一件事近卫军的那帮渣滓们,终于要彻底完蛋了。”

耸了耸肩的科尔多利安忽然露出一副莫名玩味的表情:“其它街区的情况现在还不太清楚,据传闻是有一支军队乘坐蒸汽列车及时赶到,现在正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肃清呢。”

“猜猜看,是谁”

他满脸堆笑的朝安森问道。

安森微微蹙眉,认真想了一分钟:

“路德维希弗朗茨”

“呃”次等审判官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皱着眉扭头看了眼身后,然后十分困惑的看向安森:

“总主教告诉你了”

“没有,但他不是说过我只要守住大教堂到三月一日为止吗”安森理所应当的答道。

“啪”

科尔多利安一巴掌拍在脸上。

“你还没告诉我是不是呢。”

“对,就是他。”

一脸沮丧的次等审判官嘟囔道,很是失落:

“这位总主教的亲儿子没有执行陆军原地固守的命令,带着八千人北上在橡木镇抢了一辆火车,一路赶到了王都。”

“现在这位少将大人已经变成了克洛维城的救星,平息暴动的部功劳都变成他一个人的了,枢密院的一帮改革派和激进派快把他吹上了天,陆军都不敢提他违抗军令这事。”

“现在是几点了”安森突然问道。

“呃九点三十分,当然是三月二日的九点三十分。”

次等审判官看了眼怀表,抬头瞥着安森:“怎么了”

“哦,没事。”

原来如此安森终于明白,为什么路德弗朗茨一定要自己坚守教堂到三月一日了。

他在察觉到情况开始变得不对之后,就立刻开始运作让路德维希弗朗茨少将北上的准备;秩序教会无权干涉陆军的决定,但买通几个人,让雷鸣堡征召军部署在某个靠近交通要道,方便“赶火车”的位置,路德弗朗茨肯定办得到。

接下来就是确认暴动何时会出现,以及路德维希弗朗茨何时能赶到王都所以有了“三月一日前,决不能让大教堂陷落”的要求。

至于目的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安森甚至怀疑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路德弗朗茨的计划,借助近卫军不被信任和克洛维城外城区的治安引雷,让弗朗茨家族有机会插手王都治安军。

他花了极大的力气又付出了不少代价,才令枢密院和陆军同意教会建立一支保护大教堂的治安军;结果路德维希不愿回来而且还推荐了自己,于是就有了之后一系列的麻烦

“行了,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

垂头丧气的科尔多利安没有失落太久,很快就重新恢复了一贯欢乐的表情:

“我的团长大人您还有什么要问的,没什么的话,我们就得把您送去医院了”

看着次等审判官亮闪闪的眼睛,静默了数秒的安森缓缓开口道:

“劳伦斯贝尔纳特”

“他怎么样了”

话音落下,密室内的气氛骤然一黯。

“劳伦斯队长啊,哈哈”

科尔多利安依然笑着,只是声音突然变得沙哑了起来,抿了抿嘴,目光躲闪道:

“他嗯他可没你运气那么好。”

安森没有说什么,安静的缓缓抬起目光,密室内的审判官默默的朝两侧移动,让出了藏在他们背后的身影。

劳伦斯贝尔纳特依旧静静的靠在墙上,嘴边咬着安森当时递给他的烟斗,里面的火星早已熄灭,也看不见飘出来的烟。

原本钉在地上的斧枪和军刀被取出,和被他扔掉的“匕首”左轮一起平躺着放在他左右手的位置;失去光彩的眼睛仿佛依旧在望着自己,嘴角凝固着最后一刻翘起的弧度。

“呃差不多就是你看的那样,劳伦斯队长是狂猎骑士血脉的天赋者,一般的物理攻击根本不可能在他身上留下多严重的伤,所以主要是精神层面的”

“塞拉说是因为他承受了过量的精神伤害,已经到了无法自我修复的状态,在快要崩溃和失控的时候选择了那个那个”

“自我终结。”

看着突然陷入语塞的次等审判官,塞拉轻声“提醒”道。

“对就是这个,自我终结。”

科尔多利安僵硬的抽动了下喉咙:“因为他非常清楚,他这样的天赋者一旦变成了负面情绪和黑魔法的傀儡,究竟能造成多大的伤害;相较于那样的结局,劳伦斯宁可去死。”

不等安森开口,深吸一口气的他用力耸耸肩膀,快速开口道:“当然,你也不用太伤心,更不用替劳伦斯难过因为这就是他的选择。”

“或者说这是我们所有人的选择,我们主动要求干这个的,没人逼我们,而且也知道这个行业有多高的风险据说死亡率就和风险最高的矿洞差不多,哈哈”

“当然回报也不少,比文职多了三分之一的薪水,一年领六次补贴,能在教会申请小额的无息贷款,然后”

“如果不幸牺牲了,还能被当成英雄。”

科尔多利安轻笑道,只是那个笑容越来越勉强。

安森微微颔首,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能让我单独在这儿待会吗,和劳伦斯一起”

“不用很长时间,十分钟后就够了,我有些话,我想一个人和他说,能麻烦你们暂时先离开吗”

“当然,没问题,可以理解”

次等审判官立刻起身说道,快速转过身背对着安森,朝一众审判官们招呼着:“都听到了吧,所有人离开十五分钟,然后再过来打扫现场”

没有人反对死寂无声的密室内,审判官们纷纷转身离去;有的离开前还不忘朝安森颔首示意,眼神中带着理解和些许敬佩的表情

他们当中不少人在了解过安森背景后,都曾经对这个“疑似施法者”的治安军指挥官有过怀疑,担心他是否有可能真的是旧神派的间谍,在暴徒围攻大教堂时和黑法师里应外合。

但当事实摆在面前时,一切曾经的忧虑都转变成了加倍的尊重即便是对宗教审判所而言,彻底消灭一个亵渎法师也是极其难得的事情,更不用说还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

科尔多利安推着女审判官的轮椅,默默的站在死去的劳伦斯遗体前,直至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才尾随着离开。

“对了。”

走到大门前,次等审判官忽然停下了脚步,用很轻松的口吻说道:

“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就是莉莎她失踪了。”

“失踪了”

安森表情一愣。

“对,更准确的说是找不到她我们下来的时候没发现她的身影,只在地上捡到了密室的钥匙,问了一圈也没有谁看见她或者知道她去哪儿了;原本以为她也在密室里,结果也没有。”

科尔顿了下,带着几分劝慰的口吻道:“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我们检查过一遍了,密室外还有楼梯上都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塞拉也没有发现有其他施法者的气息,所以她现在肯定没事。”

“她大概就是跑到大教堂内的某个房间,结果不小心迷路了话说其实大教堂比我们想象的大多了我相信,以莉莎巴赫小姐的实力,这世上能困住她的地方,大概还没造出来。”

“噗”

安森不禁一笑,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确实。”

房间里响起了三个人的笑声。

轻笑着的安森凝视着科尔的背影,脑海中倒映着他泪痕满面的笑容。

直至审判官们走远了,安森的目光才重新转回了劳伦斯的遗体。

望着那双冲自己微笑的眼睛,沉默良久的安森抽动了下喉咙,默默开口道:

“抱歉。”

“之前在解释的时候我没有和你说实话,或者说没有说部的实话。”

“没错,我其实一开始并不想成为施法者,我也的确是受到了梅斯霍纳德的逼迫,而且当时的情况是很危急,我必须立刻做出选择。”

“但梅斯霍纳德,他并没有逼迫我,我是自愿的。”

“没什么理由或者借口,硬要说的话也只有一个我想活下去。”

“更准确的说,是不受别人操控的活下去,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如果事情真的像德拉科维尔特斯说的那样,风暴就要来了,我绝对不要做被剥夺和改变的那个。”

“仅此而已。”

“所以非常抱歉之前骗了你,虽然看你的表情,大概你也早已经猜到了。”

轻轻叹息一声,缓缓起身的安森目光从审判官移向了一旁;被爆炸波及到的圣艾萨克蒸汽差分机仍旧完好无损,除了稍微有些熏黑之外,依然完整保持着爆炸前的状态。

静静的密室内,安森默默将右手伸向大衣内衬衫的衣兜,从中取出了三张白色的卡片。

和插在差分机上记录着大魔法书的记忆卡片,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