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大人看的app

未分类
2021年6月8日

齐鹜飞前世就很喜欢去逛古玩市场,但因为没钱,大多数时候也只是看看,很少下手买。

他常常幻想自己像小说里的主角那样拥有超能力,一眼就能看出那些隐藏在地摊货里的宝贝。

现在,他就拥有了这样的能力。

刚到葫芦街的时候,齐鹜飞就念了“见龙在田”的咒语,开启了他的寻宝捡漏之旅。

别人看见的是满大街琳琅满目的商品,而他看到的却是一点一点、一团一团的光。

可惜大部分发光的亮点都在城隍司认证的店铺里,这些店里的都是修行人,货物也都是经过验证的,基本不会出错。

虽然齐鹜飞可以根据光的强度来判断价值,并以此为砍价的依据,但也顶多就是做到不被人宰,离捡漏差远了。

偶见其它的店铺里有光芒闪烁的,齐鹜飞便兴奋地走进去问,发现那些东西的价格都贵的离谱。

官方认证的店铺你还能利用城隍司身份要个公平价,这些店里就完是漫天要价。

果然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在这一行混的,没一个是棒槌。

看来想捡漏是不可能了。

小说里的情节都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多漏等着你去捡!

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

齐鹜飞放弃了捡漏的心思,继续往前逛。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家叫祥珍斋的店。他记得很清楚,城隍司的资料上显示,魔孚胎母就是在这家店里遇到了赵夕阳。

齐鹜飞进去看了看,这是一家文玩杂货店,金银器,玉器什么东西都有。

店老板坐在柜台后面,自顾自喝茶看手机,也不理他。

这也很正常。古玩店是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那种,店里卖的东西就不是给一般普通消费者的,所以不会像别的店那样,来个客人就热情招呼,如果那样的话,像葫芦街这样的热闹大街,开古玩店的就得累死。

齐鹜飞神识扫过,确定这个店老板只是个普通人。但见到橱柜里面还有几件品相不错的老物件,神识中在店铺里面的隔间还看到淡淡的光芒,说明这老板还是有点实力的,不是那种只卖假货的店。

他就到柜台前和店老板面对面的坐下来,也不说话,只从包里拿出一块玉,往柜台上一放。

店老板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忽然眼睛就放出了光,放下手机,戴上眼镜,拿起齐鹜飞放在柜台上的玉,仔细地看。

“你是想鉴定呢?还是想出手?”他一边看一边问。

齐鹜飞问:“你收不收?”

店老板也不说收不收,从旁边拿起一块放大镜,对着玉照啊照的,自言自语的说:

“嗯,成色还不错,可惜有点小瑕疵,年代到不了,不算老。

这种玉能不能卖出去要看运气,遇上有缘人了,还能卖个千把块钱的好价格。

这样吧,八百块钱我收了。”

齐鹜飞笑嘻嘻地看着他演戏。听他把话说完,一把从他手里抢回玉,转身就往外走。

店老板说:“一千。”

齐鹜飞脚步不停。

“一千二。”

齐鹜飞继续往外走。

“一千五!”

“两千!”

“五千!”

店老板说到五千的时候声音特别大,还伸出了一个手掌,张开五个手指。

但齐鹜飞连看都没回头看一眼,人已经到了大门口的门槛边,眼看着一只脚就要跨出去了。

“等等!”店老板忽然大吼一声,“你想要多少?”

齐鹜飞收回那只快要跨出门槛的脚,转过身来,对着店老板同样伸出一只手,张开五个手指,很平静地说:

“五十万。”

店老板从柜台里转出来,拉开内间的帘子,做了个请的姿势说:“我们到里面谈。”

齐鹜飞就跟着店老板到了里间,在茶桌前坐了下来。

老板给他泡茶,一边泡一边说:

“既然您是行家,我就不跟您打马虎眼了。您刚才那块玉,应该是出自宫廷。按理说呢,五十万牛币的价格也不算贵,但您这东西的来历,恐怕有点问题。”

“哦,怎么说呢?”

店老板一伸手,齐鹜飞把手里的玉递给他,店老板便指着玉说:

“您看您这块玉,从材质和工艺上判断,最起码是一千年前的东西了。但是玉器表面有沁色,这说明至少在最近这几百年,没人摸过它。所以……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它应该是刚从土里出来。”

齐鹜飞不得不佩服这老板的眼力,要说这块玉是从土里出来的也没什么错,因为是他从麒麟山獬豸洞里捡来的。

“这么说,您不收?”

“不是不收,只是按道理这样的东西要出手,价格是要大打折扣的。但是这块玉呢,他沁色之中还有包浆,说明在入土之前,它是传世过的,这包浆不是现代人盘出来的,而是这玉的旧主人盘出来的。

只要稍作处理,过一段时间,玉器表面的沁色没有了,新的包浆和老的包浆融合在一起,让这东西看上去就完美了。但这需要时间和功夫去做。

您要是诚心想出,我出40万牛币,您看行不行?”

“成交。”齐鹜飞说。

老板大概是没想到他这么爽快,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说:“爽快!您以后有什么东西,都拿到我店里来,我绝不让你吃亏。”

齐鹜飞点点头说:“好,有好东西我一定请您掌掌眼。”

两人很快就完成了交易。

40万牛币,能换4000紫币,差不多相当于一把s250的价格了。

这要是放在过去,对齐飞来说可是一笔巨款。

但现在的他,早已今非昔比,身上揣着20多万紫币,这点钱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很淡定地完成了交易。

店老板见他四十万的交易如此云淡风轻,认定了是个大主顾,就热情地攀谈起来。

聊着聊着,店老板就拿出一本图册,给齐鹜飞看。说这是他多年经营经手过的好东西,每一样都拍成了照片,留作纪念。

齐鹜飞翻看着图册,连声赞叹,然后问道:“你这照片拍的不错呀,哪里拍的?我也想拍一点。”

老板说:“我们这儿有个摄影师专门拍古玩的,在圈子里可有名了,我的照片都是他拍的,你要想拍可以找他。哦,我这有他名片,你等一下我去找给你。”

他说着到柜台里找了一通,翻出来一张名片递给齐鹜飞。

齐鹜飞看了一眼,名片写着:

赵夕阳

夕阳摄影艺术工作室

名字地下留着电话。

老板说:“你找他到时候就说是我介绍的就行,不过他这人很忙的,又干摄影又干旅游,经常不在纳兰城,你要拍照之前最好提前打个电话跟他预约一下。”

齐鹜飞谢过老板,便告辞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他看到前面有一间很大的铺子,门头上挂着一块牌匾,上刻着四方斋三个大字,匾的左侧落款没有姓名,却嵌着“东南西北”风四张麻将牌。

这应该就是大四喜的产业了吧?

齐鹜飞从门前经过,但却没有进去。

明天就是和图拉翁约定的在麒麟山见面的日子,在解决掉图拉翁之前,不宜多生事端,更不能引起别人的怀疑。

今天晚上哪儿都不去了,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力以赴应付明天可能的大战。

当然,城隍司的梁明要请他吃晚饭,这种蹭饭的机会他还是不会放过的。

吃饱了才有力气战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