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鲍之交分拣中心入口

午夜时分,宁小凡打开三界淘宝店,想了想后,在搜索栏输入三个字。

盗天符!

可以盗取世间万物的神奇符箓,无论有形还是无形,一念之间,皆可据为己有。

唰!

屏幕上立刻跳转宝贝信息。

【一阶盗天符】,售价:1000灵石

“沃日。”

宁小凡有种强烈的翻白眼冲动,他现在卡里就剩下两百万,连张最低级的一阶盗天符都买不起。

看来,明天考试装逼的计划是要破产了……

他撇了撇嘴,准备把手机关机睡觉,忽然间,他看到了黑市界面。

【黑市】:

三界淘宝店重要板块之一,所有注册会员均可在此交易,价格自行决定,本店只收取5%的手续费。其他事宜,概不负责。

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

“不知道黑市里面有没有盗天符卖……”

宁小凡眼珠子一转,点了进去。

【六品赤阳丹,玄天宗烈阳老人亲手炼制,一口价30000灵石!】

【三个月大的青雷妖鹤,要的私,价格可商量。】

【本人五千万淘宝店积分,有偿兑换丹药法宝,价格非常实惠。】

【四品法器雪龙枪,附带九十九重冰系法阵加持,仅此一把,先到先得!】

……

【过期的一阶盗天符,一百一张,批发价了批发价了啊。】

翻了几十分钟,宁小凡猛然一惊,有了,盗天符!

不过这过期的,是什么鬼?

他点进去一看,发现盗天符过期后,效力大打折扣,基本高等级的法宝、丹药都无法盗取,最多只能偷偷文学作品。

宁小凡愣了愣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正合我意!”

“要死了啊,大晚上不睡觉,鬼叫什么。”

睡在旁边的柳嫣然,一枕头砸了过来。

“不好意思,老婆,继续睡……”宁小凡嘿嘿一笑,眼中迸发几缕精光,“明天考试有得玩了……”

翌日。

八点多。

宁小凡双手插兜,站在了清江一中校门口。

“好久没回来了啊……”

“这次,小爷要惊爆们所有人的眼球!”

宁小凡嘴角一勾,大步走入。

由于教室都做了考场,学校临时用食堂做休息区。宁小凡走入后,只见一片人声鼎沸,每个考生都抓紧最后的时间学习,到处都是嗡嗡嗡的吵闹声。

“六班,五班,四班……”

“找到了,三班!”

费了好大功夫,宁小凡才找到三班驻地,但还没找个位置坐下来,一个穿着黑丝、身材无比肥硕的中年妇女就走了过来。

是班主任刘蓉。

“哟,这不是刚从牢里出来的宁小凡同学么。呵呵,今儿个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刘蓉插着腰,阴阳怪气儿的嘲讽道。

宁小凡淡淡瞥了她一眼,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来,闭目养神。

刘蓉一下就火了,一个农村来的臭民工,竟敢无视她?

“谁让坐的,给我站起来!”

刘蓉气的上前,猛然攥紧宁小凡的衣服,粗暴的要把他从位置上拉开。

“滚开!”

宁小凡睁开双眼,肩头用力一震,刘蓉“哎哟!”一声就跌飞了出去,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砸得地面都是颤抖不已。

周围数百学生,齐刷刷扭头过来,高考前还有一出戏看,大家就都当减压了。

“宁小凡!……敢打我!?”

刘蓉从地上爬起来,披头散发地大叫道:“完了,完蛋了!今天这试是别想考了!”

“我打?”

宁小凡坐在食堂长椅上,冷冷笑道:“呵呵,我坐在这儿动都没动一下,怎么打?”

“那……那我怎么飞出去了?!”刘蓉满脸惊奇。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刘老师太胖了,掌握不好身体重心吧。”

宁小凡耸了耸肩,然后用一种极为嫌弃的目光打量了刘蓉一圈,“说实话,刘老师,该减肥了。”

“噗嗤!”

周围数百学生,均是忍俊不禁的爆笑出来。

确实,刘蓉身高不足一米六,但水桶腰、大象腿、麒麟臂、河马嘴一应俱全,堪称全校老师吨体重。然而更要命的是,这货还特喜欢穿黑丝……

那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宁小凡,这个乡下来的穷瘪货!该死的强

奸犯!我告诉,今天别想考试了!”

刘蓉一张老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白,指着宁小凡骂骂咧咧,转身就往外跑。

“保安!保安!!把这小兔崽子给我轰出去!”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从旁边闪出,抓起宁小凡的手就往外逃。

“惜颜?”

宁小凡看清牵着自己的女孩,冷峻的面庞,瞬间化为惊喜。

“嘘,小点声,别让刘蓉抓到了。”

楚惜颜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旋即嗔怪道:“呀,怎么总是喜欢惹是生非!前几天还进了看守所,知不知道,我和妃妃都担心死了……”

宁小凡伸手将少女拉入怀中,笑着道:“放心吧,事情都澄清了,是顾天宇陷害我。”

“顾天宇他……哎,算了,我们快去教学楼吧,一切事情等到考完试再说。”

楚惜颜叹了口气,刚牵起宁小凡的手,一道人影便拦在了两人面前。

不是刘蓉,而是几个衣着富贵的青年,为首一个蓝衣青年,满脸桀骜,目光扫过宁小凡,带着深深的不屑。

“楚惜颜,我一直以为传言是假的,但没想到……还真的在和这个穷逼谈爱?太让我失望了。”蓝衣青年摇摇头。

“卓航!以为是谁啊,我和谁谈爱是我的自由,关什么事!”

楚惜颜将宁小凡护在身后,香腮气呼呼的鼓起。

“惜颜,我真是想不明白,这小子究竟哪点吸引?”

卓航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宁小凡一番,“哼,一个乡下来的民工,前两天还因为强

奸进了看守所,根本配不上惜颜!”

“就是,我们卓哥可是盛轩集团太子爷,人又长得帅,比这穷小子不知道强哪儿去了。”

“卧槽,阿炳,居然拿这种垃圾和卓哥比?还想不想混了?”

“哈哈哈,是啊!这小子就是他妈的垃圾,我都比他强几百倍……”

身后几个小弟,毫不吝啬嘲讽之词,看向宁小凡的目光,犹如看下水道的蠕虫一般。